腾博会app手机版下载

青藏行
  作者:張紹爽  時間:2019-12-31  點擊量:   
【字體:

再見了,神秘的雪域高原。再見了,我的親人和同事們……

車子在崎岖不平的青藏公路上緩慢移動,七月的天空中突然下起了冰雹。伴隨著冰雹砸在車身上發出的急促噼啪聲,身後送行的人們在我的視線中越來越小,慚慚地縮成幾個小紅點,像一團團跳躍著的火。在遠處千年雪山的映襯下,顯得那麽渺小,但卻格外得醒目。

我短暫的青藏探親之行就這樣匆匆結束了。如今就要走了,回到內地那遙遠的城市,可是,我的親人,卻要繼續留在這裏,留在這被世人稱爲“無人區”的地帶,同三萬多鐵建參建大軍一起,挑戰生命的極限,堅強地工作生活下去。在他們身後,一條穿越戈壁荒漠、沼澤濕地和雪山草原,將要連接起北京和拉薩的世界上最長的“天路”,曆經中國鐵建幾代人的艱難穿鑿,正在頑強地向高原腹地挺進……

與我同車離開的有天津電視台派出的專題片“青藏鐵路上的天津建設者”攝制組,當車子行至海拔5231米的唐古拉山口,兩名女記者站上標志點開始報道。此處空氣氧含量只有內陸的一半,記者們幹裂的嘴唇對著話筒,迎著寒風,氣喘籲籲,艱難地吐著時斷時續的句子。當報道結束,攝像頭關閉的那一刻,由于連續幾天的高原缺氧所帶來的頭疼欲裂、心悸失眠以及呼吸困難,使得兩個人終于忍受不住蹲在地上抱頭痛哭。

那一刻,作爲一名長年四處奔波的鐵建員工及家屬,我也默默地流淚了,與她們不同的是,淚水除了來自高原反應所帶來的生理上的痛苦,更多的是被青藏線上我們鐵建人自身所感動。從1974年2月,12.5萬鐵道兵響應黨中央的號召參建青藏鐵路一期,到1984年青藏鐵路一期西甯至格爾木段通車,期間有幾百名鐵道兵戰士年輕的生命永遠地留在了這裏;2001年6月,3萬多中國鐵建員工修建青藏鐵路二期,格爾木至拉薩段正式開工。當年的鐵道兵,今天的中國鐵建人,作爲青藏鐵路建設的主力軍,完成了青藏鐵路全線勘察設計,承擔了全線的72%,特別是海拔4900米以上的全部工程的施工。這次亘古未有的穿越,解決了多年凍土、高寒缺氧、生態脆弱三大世界難題,創造了世界高原、高寒鐵路建設和環保施工的典範。站在高原之顛,伴隨著流淌的淚水,體味著我們幾代鐵建人的光榮和夢想、生死和悲歡,心中湧起的,除了酸楚,更多的是豪邁……

愛人作爲幾十萬鐵建大軍中的普通一員,前一年的七月還在祖國的最南端—海南三亞海軍軍事基地的施工現場揮汗如雨,轉年的三月又來到了擁有千年凍土的“地球第三極”。當他作爲先遣人員與負責測量放線及項目基地建設的同事們到達施工場地時,展現在眼前的是與世隔絕的雪域高原最原始的狀態,放眼望去只有無邊的荒涼和死寂。無水無電無通信基站,沿途荒無人煙,所有食物及生活必需品都要依靠幾百公裏外的格爾木供給。當我在天津單位基地聽到青藏線前方傳來的消息,與他同行的一個關系非常好的同事因突發急性高原病陷于昏迷休克狀態緊急撤離高原被送往格爾木醫院時,想象著他們在高原上可能會發生的各種狀況,內心無比得焦慮,可是卻沒有辦法取得任何聯系。由于青藏高原特殊的高原環境,頻繁往返高原與內地會對身體造成不可逆的傷害,所以每年三月上了高原要十個月後才能回內地冬休。于是,在遙遠的城市裏,長年累月地獨自帶著孩子,工作,生活,一年又一年。苦惱過,也抱怨過,爲什麽要選擇這種已非常人所能接受的生活?無數次的苦惱與報怨之後,只能是又一次默默地接受,默默地等待,等待自己的一個長年出門在外的親人……不管走得多遠,跨越萬水千山,遠方燈火闌珊的城市永遠有自己的一個家,那裏有一份不了的牽挂,有一份溫暖的守候,守候著一份平安的祝福,守候著一份思念的情懷,守候著季節的變換、人世的輪回……

自從當年懷揣夢想跨入鐵道學院大門的那天起,我們便注定已經選擇了這種生活。既然成爲了鐵建的一員,便理應坦然地接受所要面對的一切,踏著無數鐵道兵前輩們的足迹,揮灑青春和熱血,兌現自己年少時曾發出的誓言,做一個真正能爲地球留下痕迹的人。

每當汽笛聲穿過唐古拉山口的時候,高原上的雪山、凍土、冰河,成群的藏羚羊,都會想念我們,想念這些有力的大手和堅強的笑容。我們能驅動鋼鐵,也會呵護生命。我們,是地球之巅的勇者,我們,締造了世界上最偉大的鐵路!

爲此,我們昔日的鐵道兵,如今的中國鐵建人,終將無怨無悔……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